什么花语

CN花语,友好相处,谢谢

雷幻|雷幻七宗罪‖mixed|不敢

*ooc有

*我觉得有点水

*字数:3062


       我是个贪婪的人,我贪心,我总想抓住不属于我的东西,我渴望,我想要。


       我从小体弱,身体十分虚弱,年幼时还有段时间得靠输营养液才能活下来,因此我与外界接触的机会少之又少,我对一些东西总有些模糊的概念,比如,爱情。


       上学的时候,我被安排单桌坐在角落,这是哥哥和老师安排的,说是不希望我被同学打闹磕着碰着,我觉得我像个瓷娃娃,碰不得摸不得。


       但是雷狮却直接冲进了我的世界,他腰间绑着校服,脚下踩着跑鞋,在球场上挥洒汗水,闪闪发光,我连体育课都不能上,体育课我只能坐在教室里自己看课本学习,身体虚弱时可能还得请假去医院。


       认识雷狮大概就是那时候,外边枫叶撒落,地上金灿灿的铺满了秋天掉落的叶子,踩上去软软的,放学后我被安排值日,我站在窗口看着同学们从校门口走出去,我打了个电话告诉司机我值日,不用接我了。


       雷狮那时候是校队队长,放学他还得训练球员,所以他走得也很晚,他回来拿东西时发现我躺在地上。


       那时候的我虚弱得头昏眼花,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裤脚,向他求救,他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住了,当时难受得紧,脑袋里头嗡嗡的,反正不是什么好话,但是他还是把我送进了医院,他嫌救护车太慢,把我夹在他的臂弯当中,他让我抱紧他,我动弹不了一根手指头,他啧一声用我的手环住他脖子,我的头埋在他颈窝,他就用这个姿势,骑着自行车一路狂奔到医院。


       后来我想感谢他,他却总是用一种不屑的眼神看我,我也没办法,第二次也是偶然,我被校外的小混混直接拉走,到巷里面进行勒索,我身体经不起推搡,我决定把钱给他们,我要离开。


       雷狮当时站在垃圾桶上面,头上带着个帽子,他穿着棒球服,宽松的运动裤,他拉了拉帽子,说道“紫堂幻,你的钱给哥留着。”然后他就和那些混混打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 之后我便成了雷狮的跟班,他其实也不会让我去人多的地方买东西,他也怕我磕着碰着,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,太被护着了,像被罩子罩住的感觉。


       他去比赛时发现护膝忘带,让我赶紧去买一对,我念着时间紧,直接奔去了人最多但是最近的一家店,那天有比赛,所以店里面人流量很多,也有不少人急匆匆赶来买东西,我怕护膝没有了,蹲下来挤到了前面去拿,抓到了一对黑的我正准备退出来,被旁边的架子绊了一下,我翻到在地,后来发生了踩踏事件。


      雷狮接到我的电话,我被踩得嗷嗷痛呼,之后我便听到电话里传来风的呼啸声,下一刻雷狮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拉扯起来,送往了医院。


       但是那次起,雷狮开始对我有意无意的刻意保持距离,后来我看着他和别人开始走近,我心里总是刺痛,他不要我了吗?


       我鼓起勇气主动向他提出一起去食堂吃饭,他看着我好几秒才同意,我心中兴奋无比,但是吃饭时他却不与我说话,我闷声道“你讨厌我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 他扫了我一眼,又把视线移开,我心中刺痛“你……真的讨厌我了吗……?为什么啊……?”他把口中的食物咽下“我没有讨厌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 他的话像定心丸,我安心了些,没有说多余的话,我还想像之前那样做他的小尾巴,跟在他身后,可是我发现他并没有这个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 他像躲着我一样,我不知为何,之后我大病一场,住了半个月的院,这期间我一直接受治疗,脑子里想的都是他,但是又想不通。


         回到学校后我直接找上他,我瞪着眼睛昂着头,我觉得我像只绵羊,用着没有气势的语气讲话。


       “我们可以交往吗?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他没有立即拒绝 我感觉到了一丝希望。


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他问


       “我想和你更近一点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 我觉得自己像得了蜜罐的小孩,我的笑容止不住,心里直泛甜。


        雷狮真的像交往那样开始对我,他会对我加以关心,他会在没人的午后亲吻我,他会用三言两语把我逗脸红,他却满眼笑意。


       我觉得这很好,我们更近了,但是由于我的身体问题,我们无法做出更多触碰,关于这一点我深感愧疚,他却会亲吻着哄我,把我的内心填满,都是他。


       今年的第一场雪,我病倒了,躺在病床上,虚弱得不行,我的关节甚至还会阵痛,让我深夜里痛到掉眼泪,但是想想雷狮我又觉得,似乎疼痛减轻了些。


       雷狮来看我了,他握着我的手,亲吻我的手背,我的脸红红的我知道,他第一次用“宝贝”称呼我,让我觉得被捧在心上,飘乎乎的,身体好像都不虚弱了,他说,叫我快点好起来,带我出去玩。


       事与愿违,我病得厉害,人瘦得像只剩一把骨头,我知道我现在肯定不好看,瘦瘦的,好像都能看见骨头,但是雷狮总会叫我宝贝,让我飘乎乎的,好像完全不在意似的。


       可是我觉得我这样不行,于是我想把肉补回来,我便开始背着他暴食,我去医院食堂打了很多很多的饭和肉,我已经吃饱了吃不下了,但是想着雷狮心疼的表情,我就咬着牙继续吃。


       可是半夜我又总是会反胃吐出来,这样不行,不行,吐出来只会更瘦,我不仅吃饭多,连水果零食也不放过,我吃得很多,吃完总会把袋子放垃圾桶里我亲自拿下楼丢,怕雷狮看见。


       那段时间就是这样过的,白天暴饮暴食,晚上却呕个不停,一呕我就更得暴食,那段时间过得真的很辛苦。


       可是身上完全没什么变化,我心里着急,我得胖一点!我洗澡的时候照着镜子,肋骨清清楚楚,腰也细,雷狮不会喜欢这样的身体的!


       他还没有见过我的身体!我要把自己养好了送到他面前!我想要更进一步的触碰!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我暴饮暴食,看见吃的就往嘴里塞,有一次终于被雷狮抓到了,他握着我手上的鸡腿,瞪着我,我从没见他那么愤怒。


       “紫堂幻你根本吃不了蛋白质这么高的东西!!你这个笨蛋!!你只能喝粥!”


       我忍不住抓住他的手为自己辩解“我希望你能抱抱我,我太瘦了你肯定不喜欢的,所以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我说不下去了,因为他用着失望的眼神看着我


       我哭着保证没有下一次,他抹去我的眼泪,亲吻我的额头,把我哄睡,他说他会陪着我。


        我醒来间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讲话


    “他没多少时间了,所以只能这样,麻烦你见谅。”


      “我知道了,我会尽力完成他的心愿的。”


       是哥哥和雷狮的声音,什么时间,谁没时间了,怎么了,是不是出事了。


       噢,是我啊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又沉沉睡去。


       果然,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,已经到了不能下床的地步,雷狮来看我,但是我却一看到他就哭得泣不成声,这期间有很多因素。


       他无法理解我为什么哭,只能拍着我的后背安慰我,我呜咽着让他抱抱我,抱抱我,用力的抱抱我,我狠狠的回抱住了他,说了无数句“我喜欢你”


       最后我都不敢问他一句“你喜欢我吗?”我太贪婪了,我想留住他,我不想失去他,我想拥有他,紫堂幻想拥有雷狮。


       身体太虚弱了,到无法进食的地步,医院下达了第一次病危通知书,哥哥红了眼眶告诉我没事的,我知道我命不久矣,我想再看看雷狮,我的嘴张合,在氧气罩上吹出一层雾。


      第二次病危通知书下达。


      心脏复苏手术


      到最后我也不敢问出那句话,还是我太贪婪了,对不起。


      对不起,雷狮。


      对不起。

   

      对不起。

 

      对不……


       


雷幻|七宗罪‖傲慢

*有点ooc+后面跑题了(……)

*画手码文,生活不易,文笔一般,剧情很烂

*字数9316




    雷家和紫堂家都是上流社会的大家族,两家也有生意往来,关系甚好,每次有宴会都会打招呼。


    紫堂幻是家里的小儿子,但父亲几乎不带他出席什么宴会,只有在家里开聚会的时候父亲才会准许他露面,他知道,父亲原本是想带他去扩展人脉,但是他实在太笨了,不知道变通,也不擅长应对这种场合,所以父亲才不带他。


    紫堂幻此时就坐在角落的椅子上看宴会上的人走来走去,父亲带他出席了一场慈善晚宴,兄长们都有事外出了,无奈才带的他,本来父亲还指望他会自己主动去和别人打招呼,他却像根木头一样坐着一动不动。


    紫堂幻就这么坐着,也没去和什么人打招呼,毕竟他都不认识,父亲去交流了一圈回来,让紫堂幻跟着他,紫堂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老老实实的跟着父亲走,父亲走在前头,他在后面慢慢的跟着,也许他真的太笨了吧,他这么想,就撞上了父亲的后背,父亲回头瞪了他一眼,他怯怯的向前看去,一个高台上站着一个人,拿着话筒正激情的在解说。


    这是晚宴的项目,慈善拍卖,就是把自己的贵重物品拿出来拍卖,但是拍卖得到的钱会全部捐出去,不过这一次,是让晚辈们拍卖。


    紫堂幻一听,手心就开始冒汗,他不太擅长这种的,害怕会做不好给父亲丢脸。父亲告诉他:“我们拍卖的是玉瓷花瓶,待会你拿上去”紫堂幻点点头。


    “下面是紫堂家——”


    父亲拍了拍他的后背,让他上台,他慢吞吞的上台,两个侍者搬着玉瓷花瓶跟在他后面,台很高,站在上面几乎可以看到下面全部人,但是台上的灯光有些太刺眼了,照的他很不舒服,他小声的开始介绍拍卖。


    “五十万开拍……”说完他看了眼父亲,父亲表情很不好,他不敢再看父亲。


    台下静了一下开始拍卖,越叫越高,都是晚辈在喊价。


    “七百六十七万!”一个声音把所有的叫价声音都喊断了,紫堂幻看下去,那人便映入他眼帘。


    雷狮穿着白色的西装,西裤衬得他的腿又长又直,不知道是灯光太亮还是怎么的,紫堂幻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发光,由内而外的,很耀眼的,他真好看,他这么想。


    最终雷狮拍下来那件玉瓷花瓶,紫堂幻才知道他的名字,原来他就是雷家的人。


    下一个拍卖的就是雷家,上台的是雷狮,紫堂幻不由自主的目光追随他,雷狮的存在真的很耀眼,他们拍卖的是一副油画,画着向日葵,画得栩栩如生,雷狮把那副画立了起来,道“这是我的收藏品之一,现在我把它拿出来拍卖,拍卖价一百万起步,拍卖现在开始。”


    紫堂幻有些吃惊,他居然把自己的收藏品拿出来拍卖,而且叫卖的人越来越多,价钱一直在往上走,他回头看了一眼父亲,开口道:“我可以叫价吗?父亲。”父亲淡淡的扫了他一眼“拿下来。”紫堂幻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这也许只是两家的交情往来而已。


    “六百八十万!”


    “六百九十万!”


    价钱一直涨,父亲皱了一眉“叫断。”紫堂幻急忙道“九百万!”他的声音不大,但是已经没有人叫价了。


    雷狮漠然的看着他,看了许久“成交。”


    晚宴结束后开始交换拍卖物,父亲叫他自己去把玉瓷花瓶给雷狮,紫堂幻抱着半人高的玉瓷花瓶走得略为艰难。


    半人高的玉瓷花瓶很重,紫堂幻抱得手都要发抖了,可他不想去和父亲说抱不动,咬着牙抱着玉瓷花瓶走到雷家那桌,雷狮坐在那。


    因为快要送到目的地了,身体不由自主的就开始放松了下来,在准备放到桌子上的时候手心出汗打滑,连着桌子一起侧翻在地,紫堂幻死死的抱着玉瓷花瓶,被压了个结实,闷哼声,桌子上的酒水一起洒在了他身上,头发湿哒哒的贴着脖子,狼狈得很。


    父亲忍不住低声骂道“废物!”紫堂幻抹了一把眼睛,花瓶还没碎,还好…还好…


    不小的动静让不少人都看过来,雷狮忍不住皱着眉头,看着紫堂幻从地上爬起来,把花瓶扶好,他开口道“行了,现在这花瓶脏的要死,下次理干净了再送来吧,白痴,这都能摔。”语气不算好。


    紫堂幻脸都红了,他道了个歉低着头不说话,父亲已经开始数落他了,他觉得很难堪,不是被父亲骂难堪,而是在这么耀眼的他面前出丑。


    之后紫堂幻总是忍不住回想起雷狮的脸,感叹他可真好看。


    没想到不出一个月,他又见到雷狮了,是在雷家的交接礼上,主角是雷狮,他要继承雷家的家业了,雷家向交好的紫堂家发出了邀请函,上面也写了紫堂幻的名字,所以父亲带上了他,虽然父亲很不乐意。


    场地很大,来的都是和雷家交好的人,雷狮是今天的主角,他像一只威风的雄狮,在自己的地盘上尽情展现自己的风范,紫堂幻还是盯着他看,父亲今天再三警告他不要随意走动,不要随意动他人的东西,他只好去果盘拿了个苹果抱着在角落慢慢啃,他坐在花坛上小口小口的咬着,目光追随着雷狮。


    他很强大,自信,耀眼,散发着无限魅力,紫堂幻歪了歪脑袋,可惜这些他都没有,他一直很向往也能这么强大,所以雷狮成了他的向往,他很羡慕雷狮能继承家产能被家族重视,他自嘲一笑,那也不会是他的,还是别想那么多。


    再抬头时不知道何时雷狮已经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“你今晚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?”紫堂幻吓了一跳,老老实实道“你好看。”雷狮冷哼一声,不屑道“别一直看着我,不舒服。”被人看着也会不舒服吗?紫堂幻想不明白,他没有过这种感觉,因为没有人会看他。


    从那以后紫堂幻只敢偷偷的看着他,父亲叫他去学习学习,把他安排到了雷狮身边,紫堂幻借着学习的名义靠近了雷狮,但是也只敢看着他的背影,在被发现之前会收回目光,雷狮说过如果被他看着会不舒服。


    “之前拍卖的画呢?”


    一直低头看文件的雷狮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,紫堂幻在给他整理桌面“画……在我房间,挂床头了。”雷狮拿钢笔把文件签了“嗯。”


    下午安排了一场和客户的会面,紫堂幻整理完后回到桌前弄资料,这是雷狮第一次带他实践,以助理的身份,紫堂幻又偷偷看了眼他的背影,在雷狮发现之前把目光收了回来。


    “你到时候可别像个废物一样躲在我后面。”雷狮上车前对紫堂幻这么说着,紫堂幻低垂着眼眸“嗯。”


    意外发生在一瞬间,一辆黑色的面包车突然冲他们撞来,他们急刹车避免了更剧烈的撞击,那面包车上下来一群人,雷狮意识到事情不对,那群人直接拉开他们的车门让要抓他们,雷狮一脚踢飞那个要抓他的人,赶紧下车,准备回头叫紫堂幻跑,看见紫堂幻已经被人用迷药捂住了嘴晕过去了,看来这群人是有备而来。虽然雷狮能打,但也难敌那么多人,最终还是被打中了后颈晕了过去。


    紫堂幻醒来的时候头部一阵眩晕,四周的环境都很暗,他皱着眉头动了一下,发现他的手被反绑在了身后,但是脚还能活动,他第一反应就是去找雷狮。


    他开始挣扎,无意中提到了什么东西,雷狮闷哼一声,紫堂幻才发现他被五花大绑丢在地上,他看见雷狮脸上都是伤,心里难受的要命,雷狮的嘴角被人打破了,他还昏迷着,紫堂幻压向他,把他拱醒了。


    雷狮瞬间醒来,眼神变得锋利起来,看见是满脸担忧的紫堂幻又闭上了眼睛,清醒了一下才睁开眼睛,问道:“这是哪?”紫堂幻盯着他的嘴角看,那里的伤口又裂开了“不知道……你还好吗?”雷狮冷哼一声“好的很,你这个笨蛋,白痴,我还指望你能逃跑去求救,没想到你居然那么弱,我一回头你就……”


    紫堂幻根本没在听雷狮在说什么,他看见雷狮嘴巴一张一合的,伤口又出血了,他只想着止血止血脑一热就直接亲了上去,软软的嘴唇亲亲蹭在雷狮的嘴角,他伸出舌头轻舔伤口,雷狮完全愣住了。


    紫堂幻舔了几下发现雷狮没动才发觉自己做了什么事,他急忙道“口水可以止血……!这是……我母亲告诉我的……对、对不起”


    雷狮看了眼紫堂幻,有些冷静了“现在我们要想办法逃出去,不知道这是哪,杂物那么多,像仓库,应该是被绑架了。”


    “他们没绑你的腿,”雷狮扫了眼他的腿“说明目标是我,如果有机会,你就跑出去求救。”紫堂幻有些紧张,咽了口口水“留下你……一个人吗?”


    雷狮点点头,紫堂幻声音大了些,有些颤抖“不行……不行的,我不能,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,这样太危险了,万一、万一我跑不掉呢,我做不了的……我们一起跑吧……我们……”


    “紫堂幻你到底有没有脑子!”雷狮大吼“你这个笨蛋!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人,两个人只会更危险,抓到机会就跑啊!跑都不会吗?只有你跑了我才能得救!”


    紫堂幻低着头,过了很久才嗯了一声。


    “吱呀——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仓库的门被打开了,笨重的铁门发出刺耳的声音,两人都开始警惕起来,进来了好几个人,带头的是一个红毛,那人走到雷狮面前,蹲了下来,看着雷狮的样子他笑出了声。


    雷狮盯着他的脸,想起来了,这是那个企业家的败家儿子,但是很不幸他们家快要倒闭了,所以雷狮把他们家企业收购了,雷狮心里冷笑,只会玩这种阴招。


    “雷狮……还不是那么狼狈,呵”


    那人踢了一脚雷狮的腹部,雷狮被五花大绑踢了个结实,疼的蜷起身子,紫堂幻瞪大了眼睛“雷、雷狮!”那人注意到紫堂幻“紫堂家小儿子?绑他来干什么,他没什么价值”紫堂幻挡到雷狮面前,那人愣了一下,抖着肩膀笑了起来,伸出手扯了扯紫堂幻的头发“你要保护他啊?为什么啊?紫堂家雷家关系好啊,好啊,让小儿子为雷家卖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
    紫堂幻头发被扯,仰着脑袋看他,雷狮被挡在后面,趁机观察周围环境,铁门没有关,外面有海水的声音,他们可能被绑在港口的仓库里,但是不知道是哪个港口,他规划着逃跑路线。


    那人只是来看看他们的状况,只会就走了,但是留下两个人在看守大门,雷狮凑近紫堂幻的耳朵讲话“我们应该在港口的仓库。”紫堂幻耳尖有些红了,雷狮并没有注意这种细节,他继续道“我待会吸引他们,你想办法逃跑。”紫堂幻不讲话,雷狮皱眉“知道了吗?”紫堂幻点点头。


    雷狮以防万一,叫紫堂幻用牙把他腿上的绳子咬断,紫堂幻的头在他腿间一拱一拱的,头发软趴趴的下垂,他咬的很费劲。


    咬断了绳子但是雷狮没有动脚,保持原状,不让绳子看出有什么异样,然后跟紫堂幻商量好了,就开始叫唤,说紫堂幻要上厕所,那两看门的直接让他原地解决,紫堂幻有些尴尬,看了眼雷狮,继续道“我……我很难受……”其中一个看他个子小小的,嘲笑了他一番,让他去了,紫堂幻怯怯的说“不解开我怎么上……”那两个人对视了一眼,一个跟着紫堂幻走了,还嘲笑他“需不需要我帮你举着啊?”紫堂幻得到松绑后偷看了一眼后面那人,便直往外冲。


    那人喊道“那臭小子跑了!!”,本来在仓库里看守的一人也追了出去,雷狮马上活动起来,现在是逃跑的好时机!雷狮立即甩开腿上已经断开的绳子,撒腿就跑。


    紫堂幻那边就没那么好受了,他根本跑不过那两人,马上被抓了回来,当两人发现雷狮已经跑了的时候,气得拳打脚踢紫堂幻,紫堂幻捂住头部,幸好雷狮跑了,他想。


    领头红毛知道雷狮跑了之后更是气不过,直接抄根钢棍往紫堂幻身上招呼,紫堂幻都不敢叫出来,太疼了。


    紫堂幻痛得晕了过去,醒来迷迷糊糊觉得好像在颠簸,睁开眼睛,只看到朦朦胧胧的一片,又昏睡了过去。


    “嗯,我知道,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
    紫堂幻再醒来就是雷狮坐在他床头的场景,他得救了。

    雷狮打完电话,发现他醒了,淡淡的问了一句“有哪不舒服吗?”他这么一说紫堂幻才感觉到疼,浑身都疼,哪都疼,疼得不行。


    雷狮帮他叫了医生,医生做了一遍检查,告诉他不可以剧烈运动或者情绪激动,他淡淡应下,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雷狮,雷狮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叫了人来救他的,他心里有点异样,痒痒的,他想和雷狮说点话。


    “那个……雷狮……谢谢你”紫堂幻小声道,雷狮嗯了一声“你受了比较严重的伤,为了补偿你,之后你可以跟我提出一个要求。”紫堂幻眨了眨眼,想了下


    “向日葵”


    “什么?”


    “你的那幅向日葵……”雷狮随意道“那是一个艺术家在向日葵庄园画的。”然后挑眉看着紫堂幻“你想去?”紫堂幻点点头,雷狮算了下时间“行,你先养好了再去。”


     在医院的日子实在难熬,雷狮自从那之后就很少来了,父亲来过一次,眼中是不加掩饰的责备,紫堂幻不敢看他,其实雷狮也有受伤,但是没他那么严重,父亲责备他为什么不知道救人还弄得两个人都受伤,他只能闷闷的道歉。


    他的右手打了石膏,不过能下地了,他打算等雷狮下一次来的时候就提出可以去向日葵庄园了,他在脑海中想着向日葵庄园的模样,会是什么样子的呢?既然是庄园,那也可以在那里住一晚吧,他抱着对向日葵庄园的幻想睡着了。


    可这会雷狮却一个多星期没来看他了,他每天都抱着期待到黑夜,面对一屋子的消毒水和纯白的环境,他有点落差,但他两毕竟也不算朋友,出于人情可能雷狮就来看看他而已,他也不想太打扰雷狮,就想看看他,就是看看他而已……


    他总是在想,为什么自己总想看他呢,为什么呢,雷狮这个人对他的态度其实并不算好,他有时候也会被雷狮的言语说得很难受,那是为什么呢,他总会不自觉的去追随他的背影,想看看他的脸庞,看看他的手,看看他的表情,雷狮也许拥有神奇的魔力吧。


    第八天的时候,雷狮来了,紫堂幻刚上完厕所出来,看见他就脸红扑扑的问他可以去向日葵庄园了吗,雷狮查了下行程,空出了两天给他,紫堂幻有点受宠若惊,他本来只想等雷狮有假再去,没想到雷狮直接给他空出了时间,雷狮坐在病床旁边,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转头对紫堂幻说“明天就可以出发,你准备好。”


    紫堂幻眼睛里亮晶晶的“好、好的!”雷狮收回目光,这种时候的紫堂幻倒是比较有活力,真是少见,他也得回去准备东西了。

   


    早上的风很清凉,空气中都有些潮湿,但是紫堂幻很喜欢,鼻子里都是清新的空气,雷狮买好东西上了车,把袋子递给紫堂幻,紫堂幻打开袋子,都是一些小零食,他记得雷狮不吃零食,他观察过,他有些自豪的抬起小脑袋,随即才反应,那零食是买给他的啊,他立即红了脸。

   

    开了一个小时的车才到达向日葵庄园,紫堂幻披上了外套,打了石膏的不能穿进去,只能挂在肩膀上,看着倒是有几分可怜,雷狮昨天预约好了,他们直接去了庄园提供的旅店领房卡,雷狮觉得紫堂幻手脚可能不方便,就订了双人房。


    之后雷狮带他去吃了午餐,他只能吃比较清淡的东西,所以雷狮也陪着他吃,紫堂幻吃的小口小口的,想吃得慢些。雷狮吃完了盯着他看,说“吃完我们就去看向日葵。”紫堂幻立马喝了一口汤“我、我吃饱了!”


    雷狮看着他迫不及待的样子,刚喝了汤,嘴巴还润着,雷狮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
    紫堂幻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看着雷狮的笑颜迷了眼,雷狮……太会发光了。


    到达向日葵田的时候已经能看到几株向日葵了,开得正好,往里边走了,大把大把的向日葵,紫堂幻看着这么多向日葵,心中心情大好,他扯了扯雷狮的袖角,想再往里边走点,脚下一打滑整个人就往侧倒,倒的时候抓住了雷狮的衣袖,雷狮也被他拉扯下来了。


    两个人压断了好几株向日葵,雷狮怕压到紫堂幻,手撑在紫堂幻上头,紫堂幻一瞬间说不出话,瞪大眼睛看雷狮,雷狮和他对视“你没事吧。”紫堂幻反应过来推搡了他一下“没、没有事……起来吧……不好意思”


    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,紫堂幻掏出手机拍了几张向日葵的照片,偷拍了一张雷狮在向日葵花田里走的背影,他心中大满足,壮着胆子问可不可以和雷狮合照,他平时都不自拍,这么问还有些害羞,雷狮面无表情的说“我不喜欢拍照,但是我可以帮你拍。”雷狮拿走了他的手机,相机对准他,站得低了些,调整好角度。


    紫堂幻害羞得不知道要表现出什么表情好,他觉得这样很傻气……有点奇怪……雷狮看他都没什么表情“笑一下,想点高兴的事。”


    紫堂幻脑海中立即浮现出雷狮的笑颜,是耀眼的,帅气的,让人放松的,他这么想着,就咧开嘴笑了出来。


    阳光正好,向日葵也开得灿烂,紫堂幻软软的头发被一点风吹起,手不知道摆哪干脆放着的,有些傻气的笑,雷狮按下了快门,虽然说傻气,但是也很温暖,笑得很温暖。


    雷狮把手机丢给紫堂幻,紫堂幻一看,他就有些不满意了,就是觉得……太傻气了,不好意思,小声嘟嚷“真傻……”


    雷狮笑了一声,回头看着他,见他皱着眉头,瞪着大大的眼睛,绿眼眸死死的盯着手机,雷狮摸了一把他的头“对,傻。”


    他说得自然,做的也自然,紫堂幻却又一次看呆在他的笑颜中。


    他知道了。


    他知道雷狮有什么魔力了。


    他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一直想看雷狮了。


    雷狮……


    他喜欢雷狮……


    紫堂幻的心跳得很快,耳畔响起的都是他的心跳声和呼吸声,他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,他的脸一点一点的红了,他居然喜欢雷狮。


    晚饭吃了椰子鸡,紫堂幻第一次吃,觉得新奇,雷狮自己吃自己的,突然打来一个电话,雷狮看了眼手机,接通了电话,但是过了一会他就脸色不是很好了,紫堂幻小心翼翼的看着他,把碗里的饭都吃了下去,看雷狮挂了电话才问怎么了。


    “绑架我们的那个臭小子逃出来了。”


    紫堂幻心里一紧,突然有了危机感,不是对他,而是对雷狮,那个人肯定还会再伤害雷狮,他都能把自己打的这么惨,怎么会放过雷狮。


    他自己暗暗下决定,要好好保护雷狮,要片刻都不离开雷狮身边,就这么想着,晚上一直面朝雷狮的床睡,半夜才迷迷糊糊睡过去。第二天早上醒来,他揉了揉眼睛,雷狮不在床上,他急忙跳下床,看了厕所,不在厕所,也不在房间里,那他去哪了?!他心里着急得啊。


    雷狮出门买了份早餐,回来就看见紫堂幻一脸焦急的看着他,他心里了然,把早餐往紫堂幻面前一晃“我没事。”


    紫堂幻越来越觉得这个庄园都是危险的,本来原计划还要再玩一会的,可他现在只想马上回家,否则雷狮出了什么事他肯定接受不了。


    他们又开车回来了,雷狮没说什么,留在那也的确可能有风险,他已经联系了保安公司,排保镖跟着了。


    风平浪静的过了好几周,雷狮看似放松,实际上还在提防,紫堂幻也不敢放松警惕,总是紧紧的跟在雷狮身后,雷狮对他的态度已经没有之前的那种锋利了,慢慢的缓和了下来,紫堂幻有些心软。

   

    “紫堂幻,我有份文件在家里,帮我取一下”


    雷狮给紫堂幻打了通电话,让他回家帮忙取一下文件,紫堂幻拿了钥匙就打车去了雷狮家,雷狮不喜欢吵闹的环境,所以住的是比较偏的小别墅,紫堂幻开了门直接往书房走,书桌上放着好几分文件,紫堂幻不知道取哪一份,拿出手机想打电话问问雷狮,刚拨出去,一个冰凉尖锐的东西顶住了自己的后腰。


    “呃啊啊——!”紫堂幻看见电话拨通了,赶在雷狮说话之前发出了叫声,并把手机用文件盖住,雷狮察觉到异样,没有说话。


    “怎么是你——又是你个紫堂家的废物坏我好事”


    那个红毛拿着把尖锐的水果刀抵着紫堂幻后腰,紫堂幻害怕的手脚冰凉,同时也庆幸,来的人是他不是雷狮,如果雷狮亲自回家取文件……


    现在他得想办法自保,雷狮应该会报警,他得拖住对方,尽量不惹怒对方,他试探道:“你……想干什么……”那人吐了口唾沫“当然是杀掉雷狮了,你是他什么人”紫堂幻磕磕巴巴道“我是他助理”那人却质疑“助理?好歹你也是个紫堂家小少爷,不去紫堂家业工作,给雷家当助理,你有够没用啊,你跟他关系肯定没那么简单。”


       紫堂幻苦笑心道你不信我也没办法,紫堂家也许就不太需要我这种废物。那人穷追不舍,一直在猜测他们的关系,紫堂幻索性不出声。


      “难不成你是被他包养的小情人?”紫堂幻听着一阵无语,他忍不住“你别猜了。”那人冷笑一声“不管是什么,他雷狮死定了,你肯定知道他在哪,他在哪?!”紫堂幻有些紧张“他不在,他出差去了。”那人直接抓着紫堂幻的手压在书桌上用水果刀恨恨的划了几刀“你骗我!!!”紫堂幻疼得嘶嘶吸气。


      “他在哪?说,不然我割了你的手指头!”


       紫堂幻心里又害怕,颤抖着说“我不知道……”那人把他翻过来,给了他一巴掌“快点说!!”紫堂幻咬住下唇不开口,那人又是一巴掌“你为什么突然来他家!”


        紫堂幻深吸一口气,强装镇定“我是……他的情人,有他家钥匙不是很正常吗?”那人又踹了他一脚,踹在之前受伤的部位,紫堂幻扒在地上咳嗽,调整呼吸,调整呼吸。


      “把雷狮叫来!!!”那人再次把刀尖抵在紫堂幻手指上,锋利的刀尖下已经划出红色血珠,紫堂幻手指颤抖的在书桌上吧嗒出手机,拨通了雷狮的电话。


       “喂……”紫堂幻压抑住自己的声音不颤抖“亲爱的,你什么时候回来……?”那边静了几秒钟,紫堂幻心里高度紧张,那人突然把刀尖扎进指甲缝里,紫堂幻疼的简直想尖叫出声,他狠狠的咬住自己的舌尖,保持清醒……!保持冷静!雷狮终于开口“我马上就回去了,怎么了?想我了?”明知道是假的,但是紫堂幻听着雷狮用温柔低沉的声音问候着,他忍不住幻想那是对他说的,那是雷狮对他的关怀。


      他的眼泪终于掉下,略微哽咽“我想你了……”


      雷狮用极其耐心的声音哄着他,他鼻头红红的,满脑子都是雷狮雷狮雷狮雷狮雷狮雷狮雷狮,他的笑颜和他温柔的语气,雷狮雷狮雷狮雷狮。


       挂了电话,他吸了吸鼻子,那人把他手机踹远了拿刀子来回比划紫堂幻的手“怎么还哭?小两口超级呢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这个恶心的家伙”


        那人可能是觉得紫堂幻没什么利用价值了,开始单纯的发泄他的怨气,对紫堂幻毫不手下留情,打得紫堂幻鼻青脸肿,口鼻出血,加上紫堂幻旧伤还没好,根本挨不住。


      “你现在已经被包围了!马上投降!”


       大喇叭传遍了整个别墅,那人立马抓起紫堂幻,把刀尖抵着他的脖子,走到门口“我要见雷狮!”紫堂幻情况很不乐观,看着奄奄一息的。


       雷狮站了出来,看到这样的紫堂幻他心头一跳,燃起怒火,那人拽住紫堂幻的头发“我要雷狮过来代替人质!”


        紫堂幻眼神略为涣散,眼睛被打肿了,看得很模糊,他撑着站好,雷狮真的有要过来的打算,紫堂幻突然高声尖叫“你别过来!!!!”雷狮顿住了“你不要过来!!!!!”紫堂幻尖叫着,挣扎着,那人恼了直接划在他脖子上,许是紫堂幻挣扎,没割太深,也流出来不少血。


      我一直以来都被视为「没用的人」


      我处于无边的黑暗,我在无底深渊里不断下沉


      我是深埋在淤泥里的人


      我也想得到别人的夸奖和关注


      我也想被爱


      我好想被爱


      他带着向日葵发光


      我不想再被视为废物


      我也想发光,想为别人发光


      想得到别人的肯定


      我不想成为负担


       紫堂幻一把用带血的手糊住了那人的眼,那人被糊之后看不见,但是身体迅速做出了反应,左手掐着紫堂幻的脖子,右手的水果刀一次一次的捅进他的身体。


       不同程度的,不同深度的。


       雷狮瞪大了眼睛,狙击手瞄准时机把那人干掉了,紫堂幻摇摇晃晃的已经站不稳了,他扶着沙发滑坐在地板上,血漫了一地。


       雷狮急忙上前捂住他的腹部,可是他已经失血太多了,紫堂幻眼神涣散的看着雷狮,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摸了摸他的脸“你……再发一下光好不好……”雷狮着急,但是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安抚他“再……笑一下……再笑一下就好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雷狮扯着脸皮笑了一下,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,紫堂幻看着雷狮扯着脸皮笑,他自己也笑了出来,雷狮这笑得根本就不好看……


        脑子里闪过很多画面,最后定格的只有雷狮在向日葵花田的笑脸。


       向日葵花田


       和那个紫色头发笑得很傻气的孩子


        他像向日葵一样温暖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雷狮到最后也没能知道紫堂幻的心意


他最后只把紫堂幻当成一个缺爱的孩子


紫堂幻抱着残缺的爱离开了


和宁萌的摇色子 @没有紫堂幻会死星人宁萌 摇色子色小画幻十五次我中了八次,换成八张表情包吧!都可以用

定焦和没定焦的
小男孩幻!!!!